溫州亮化工程,溫州廣告公司,溫州泛光照明工程,樓宇照明
溫州戶外廣告“生死劫”
發布時間:2013-01-16 11:21:45
“1月20日前請大家自行整頓,逾期我們就要采取強制措施對剩余的廣告牌進行拆除了?!边@是浙江省溫州市鹿城區城市管理與行政**局(下簡稱區**局)對溫州一些戶外廣告公司下發的**后通牒。


  溫州市戶外廣告整改始于2011年3月中旬。當時,一些溫州戶外廣告公司去溫州市城市管理與行政**局(下簡稱市**局)報審的時候,被告知已停止戶外廣告的審批與續批,**將要整頓戶外廣告牌。


  “**方面給出的理由是為了整治環境,認為戶外廣告造成了視覺污染,還占用了公共空間?!睖刂菔袕V告協會副會長汪振林對法治**記者表示。


  汪振林說:“開始我們都表示理解和支持,不過后來在執行過程中就走了樣。從之前拆除違法的廣告牌,變成了幾乎將所有的戶外廣告牌一律拆除。短短兩年時間,溫州的戶外廣告行業幾乎已經滅亡?!?br />

  “我為溫州,廣而告之,讓家鄉發展一往無前……”一曲溫州市廣告協會會歌猶在,但在**的溫州市區,法治**記者看到,昔日林立的廣告牌幾乎**離開了人們的視線。溫州市的整個戶外廣告行業正經受著一場生死考驗。


  “95%左右的廣告牌都已經被拆除了,整個溫州市區只剩下大概24塊?!睖刂菔袕V告協會戶外廣告專業**徐建康告訴記者,“原來溫州大概有100多家戶外廣告企業,如今只剩下18家了。一些企業的廣告牌甚至都已被拆光?!薄  皯敉鈴V告行業是否該成為環境整治的犧牲品?**這樣‘一刀切’的做法是否合理?相關部門在**過程中是否也在違法?”廣告公司帶著這樣的疑問不斷與相關部門進行交涉,期待能夠得到回應。


  但兩年來,這些戶外廣告人聽到的**多解釋,也基本是**的解釋是:“這是‘上面’作出的決定,我們只是執行部門,實在無能為力?!?br />

  為什么要“拆牌”


  汪振林告訴法治**記者:“2011年3月16日,那**可以說是整個行業噩夢的開始?!?br />

  “針對停止戶外廣告審批的行動,市**局通過市廣告協會戶外專業**會召集廣告公司代表開座談會,**后定下來三點整頓方案?!蓖粽窳纸o身旁的記者展示了一份材料。


  法治**記者看到,里面內容大致包括:一、沒有經過審批的廣告牌要拆除;二、占用公用綠化的廣告牌要拆除,拆除后統一規劃、進行公共廣告資源招投標;三、有安**隱患的廣告要拆除。


  汪振林介紹說:“其間**局陸續向各廣告公司(經過合法審批到期的廣告牌)發出限期整改通知書,要求‘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廣告牌體整改與完成審批手續’?!?br />

  “近年來溫州的綠化好了,市容環境跟上來了,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近年來的市容整改行動,對整個溫州來說也是個大好事?!蓖粽窳终f,“**的出發點并沒有錯,這點我們都很理解?!?br />

  “剛開始的時候,很多企業都是很自覺地將自己不符合規定的廣告牌自行拆除了的?!弊诜ㄖ?*記者對面的另一家廣告企業負責人吳**接過話茬,“可是后來感覺這個事情逐漸變了味兒?!?br />

  “2011年8月中旬,針對違規違章廣告牌的拆除突然變成了一場**體范圍的‘大屠殺’?!眳?*繼續說道,“幾乎不問合理與否,只要是戶外廣告牌,都免不了遭受拆除的下場?!?br />

  “2012年1月16日,也就是農歷的小年夜那**,溫州市掀起了一個拆廣告牌的高潮?!碧K忠鵬回憶說。他的那塊位于人民路溫州國際大酒店樓頂的廣告牌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遭遇了拆除的厄運。


  溫州市馬鞍池路拉芳舍茶室內,蘇忠鵬向記者傾訴道:“我的那塊廣告牌位于整個溫州市**繁華的商業中心區,無論從建筑結構還是空間設計角度來說,都是**符合整個城市商業氛圍的?!?br />

  “目前我們這個行業的確魚龍混雜,所做的戶外廣告水平也參差不齊,有一些戶外廣告的設計和呈現確實給市容環境帶來了一定的不良影響?!蓖粽窳謬@了口氣,“不過并不是所有戶外廣告牌都是如此,‘一刀切’的做法未免太過**?!?br />

  “當時市**局表示盡快拿出規劃方案,恢復廣告牌審批?!蓖粽窳终f,“不過直到現在也沒有正式的文件下發,更沒有合理的規劃方案出臺,我們只看到了自己的廣告牌在一個個地倒下?!?br />

  “實地拆除過程中更是亂象頻出,諸如事前沒有拆遷通知、街道辦等機構的違規參與等?!蓖粽窳直硎?。


  “我的那塊牌子拆除前就沒有接到任何通知?!碧K忠鵬告訴法治**記者,“而且竟然是由五馬街道**王賽娜帶頭實施的?!?br />

  當“拆牌”成為運動


  “親眼看著自己苦心經營的廣告牌就那么地倒了下去,我的**神也隨著垮掉了?!焙谖浵亸V告公司的老總林佩蓉告訴法治**記者。


  “讓我**痛心的是去年的一次拆牌,剛聽到這個消息我趕緊放下手頭的事情奔到了現場?!彼貞浾f,“可無論我怎么哀求阻攔,那些人根本理都不理,**后還是強行把廣告牌給拆掉了?!?br />

  林佩蓉嗚咽著說:“我為了能夠盡量挽回一點損失,就一個人留在現場看著那堆拆除后的廢鐵,希望這還能換來一點錢?!?br />

  當時天正下著大雨,林佩蓉也沒有傘,就這樣守著一堆廢鐵一直守到凌晨3點多。


  林佩蓉的遭遇絕非個例,幾乎所有戶外廣告公司的老總都有一段辛酸往事。


  溫州市廣告協會副會長朱小瑚告訴記者:“我的公司建立至今已經有19年了,曾經是第三屆中國百強戶外媒體榮譽的獲得者,年納稅大約200萬元左右,可現在我幾乎什么都沒有了?!?br />

  “這兩年折騰下來,大大小小306個廣告牌都被拆掉了,公司更是債務糾紛不斷?!敝煨『鞅硎?。


  另一位副會長麻麗芬說:“我的公司被拆除的廣告面積已經達到了18000多平方米,只剩下兩三塊廣告牌了?!?br />

  徐建康為法治**記者提供的一份關于溫州廣告行業轉型升級的調研報告顯示,該課題組在2012年7月至8月曾調查了25家廣告公司。


  相關數據表明,早在當時就有其中17家公司在這次戶外廣告整治行動中遭遇了沖擊,被拆除的戶外廣告共528塊,總面積為71559平方米,直接經濟損失達1.2億元。


  “剛開始說要拆除大概30%左右的廣告牌,各家企業也都沒有意見,后來又變成了50%,再后來70%,此后不斷擴大比例,現在眼看就要拆光了?!蓖粽窳滞葱募彩?。


  “當前溫州整個經濟發展都不景氣,廣告行業也正遭遇著前所未有的寒冬期,雖然對其進行整治規范存在著諸多利好,可是在這么一個不適合的節點進行,**方面的考慮是否**呢?”溫州市廣告協會**黃華發出了自己的質疑。


  “這已經成為了我們溫州整個戶外廣告行業的災難?!蓖粽窳直硎?,“目前只剩下寥寥20幾塊廣告牌了,再拆下去的話,我們這個行業恐怕就要**在溫州消失了?!?br />

  “把廣告牌一下子都拆除干凈,這可以說是對一個行業歷史以及對經濟發展貢獻的**盤否定?!毙旖祵⑹掷锏臒熤刂氐仄缭跓熁腋桌?。


  行業發展遭遇形象工程


  “聽說過‘六必拆’吧?這在溫州可是有著響當當的名頭?!币晃划數厮緳C師傅告訴法治**記者。


  “溫州這幾年搞市容整改,‘六必拆’是其中的一項重要政策,針對很多違規違章的建筑說的?!彼緳C說,“你看現在這市容環境比以前好多了,我們老百姓也都享受到了這個實惠?!?br />

  “不過也讓一些人因此倒了霉?!彼^續說道,“就像前兩年整頓三輪車,很多三輪車車夫就都‘失業’了,我一個搞三輪車銷售的朋友也傾家蕩產賠了買賣?!?br />

  溫州市城市管理與行政**局**監督處處長谷一超表示,“六必拆”是指**干部以及其他一些公職人員的違法建筑必拆,沿路沿河的違法建筑必拆,有安**隱患的違法建筑必拆,妨礙城市建設的違法建筑必拆,頂風違建的必拆,大型典型的違法建筑必拆。


  一組數據也顯示,自2000年以來的10年間,溫州市區新增違法建筑面積達1888萬平方米。


  這些違法建筑的大量存在,的確影響了整個城市的形象,讓溫州在世人眼中的印象分大打折扣。因此,市容環境的改造不僅是**單方面的呼聲,也贏得了當地市民的廣泛歡迎與支持,其中甚至不乏一些整改對象自身。


  可在另一面,這場轟轟烈烈的大規模整改行動,卻讓許多企業突然遭遇了致命打擊。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壓垮溫州企業金融鏈條的**后一根稻草,很有可能來自一項極受當地市民歡迎的**政“拆違”工程。


  此前,溫州資金鏈斷裂的影響早已讓眾多企業寒入骨髓,企業老總跑路在當地人看來甚至早就習以為常。


  在這樣的背景下,為了市容整改的順利推進,溫州**仍在不斷加大執行力度,許多行業的處境因此更是雪上加霜。


  為了**拆違能順利推進,**要求把拆違工作與企業用電、房屋產權登記、信用評定等結合起來,形成強大的倒逼機制。


  溫州市的戶外廣告行業恰恰遭遇到了這一困境,此前管理部門不予進行資質審批就是**方面選擇了一條老路子。


  “我的公司前期已經受到了資金鏈斷裂的重創,又碰到了廣告牌的強拆,公司運營早已癱瘓,現在還背了一身的債?!绷峙迦氐脑庥鲆泊碇徊糠謴V告人的共同遭遇。


  “溫州的廣告行業往往立足于本土,是當地企業進行宣傳的一個重要口徑,戶外廣告都沒了,許多企業又失去了一個對外宣傳的機會,對整個經濟發展也十分不利?!蓖粽窳指嬖V記者。


  “一個朋友曾經對我說,原來到溫州感覺整個街道熱熱鬧鬧的,可現在一片冷冷清清,一點商業氛圍都沒有了?!睆V告協會副會長麻麗芬打趣說,“我們廣告行業都快沒掉了,哪里還熱鬧得起來呢?”


  記者了解到,對于目前戶外廣告行業遭遇的困境,當地許多相關部門都表示了理解與支持。


  區**局羅哲文**表示:“你們的困境我們都了解,這個行業對當地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也很清楚,**方面肯定會考慮到為大家未來的發展謀劃出路的?!?br />

  不過他也表示:“在當前的情況下操作起來困難太多,大家**好先行服從安排,等過了這陣子再商大計?!?br />

  “難道我們這個行業注定要成為城市形象建設的犧牲品嗎?”汪振林無奈地追問。


  當行業發展遭遇城市形象工程,究竟該如何兼顧雙方的利益?這已是擺在**與企業面前的當務之急。


  難以走出的請愿“圍城”


  “我的公司**多**曾經接到過120多個催債電話,一個討債的公司曾經分別用5部座機、4部手機輪番打電話過來?!敝煨『鞲嬖V法治**記者。


  “廣告公司戶外廣告牌體都是根據**、業主**的使用期限與**商戶簽訂的經濟合同?!敝煨『鞅硎?,“可當我們實在沒有辦法,去**起訴**局等部門的時候,**卻以各種理由拒絕受理?!?br />

  “更讓人感覺不公平的是,我們起訴**局等部門**不受理,但是因此出現經濟糾紛的客戶來告我們,**又**都予以立案?!眳?*接著說。


  “拆到現在這種程度,至少也應該給這個行業一點補償或者出路?!蓖粽窳謱τ浾弑硎?,“但現在各公司基本都沒有收到補償,出路的問題也都是含糊其詞?!?br />

  “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只有不斷地向市里、區里的相關部門反映情況,希望從中能夠得到一點回應?!蓖粽窳指嬖V記者,“可是折騰快兩年了,至今仍沒有個水落石出?!?br />

  “甚至有次我都跑到市委去反映情況了,相關領導當時工作比較忙,只跟我說了句‘企業發展要轉型升級’,就匆忙出去了?!敝煨『鞲嬖V記者,“許多地方的門檻都快被我給踏破了,我的嗓子也快說啞了,可一切都無濟于事?!?br />

  1月11日,僅剩的十幾家戶外廣告企業的老總聚到了一起,準備發動一場兩年來**大規模的“請愿行動”。記者也以隨行身份目睹了整個過程。


  從區**辦公室到主管城市規劃建設的副**,再到市委、**、市**局、區**局,一整天下來,這些企業請愿者幾乎跑遍了所有的相關部門,得到的答復卻基本只有一個“我們都是在執行任務,雖然理解你們的苦衷,可實在無能為力?!?br />

  據稱,溫州**陳德榮對此次戶外廣告行業的整改行動非常關注,他在2012年4月13日還曾親自批示:“我市廣告行業……必須推進轉型升級,應以此整治為契機,促進其健康有序快速發展?!?br />

  “目前相關部門也提出了兩點建設性意見,包括發展墻體廣告和拿出公交站牌的廣告位作為補償,只不過這兩條路走起來都不是很容易?!蓖粽窳直硎?。


  “市委**曾經提出‘廣告做在店招上,形象做到櫥窗里’、‘墻體廣告為主’、‘高科技戶外技術的引進’等一系列具體要求,對此我們也曾組織人員對國內外多地進行了近兩個月的考察?!蓖粽窳窒蚍ㄖ?*記者展示的一份報告中提到,“大多數城市都還是一種廣告形式豐富多彩、百花齊放的情形?!?br />

  汪振林指出,尤其是考慮到溫州的歷史原因,LED屏對建筑本身的要求較高,目前適合做屏的場地較少,還可能對市民生活造成不同程度的光電和聲音污染等,操作難度系數較大。這種思路很是新穎獨特,不過眼下很難得到有效的應用與推廣。


  對于將公交站牌的廣告位分攤給剩余這十多家企業作為補償的辦法,幾乎所有企業都一致認為,這樣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就那么一點廣告位,加起來也就幾百萬元的產值,**部補給一家企業還差不多,這么多人分下來哪還夠用?!币晃粡V告公司負責人向記者傾訴說。


  1月20日是**后的自行整頓限期?,F在,這些戶外廣告公司負責人還想做**后的努力。


  而讓他們憂慮的是,一旦**后的20多塊廣告牌被**拆掉,他們也就失去了**后的根脈。


  “等待我們與整個行業的,將無異于死刑的宣判?!逼渲幸晃回撠熑苏f。
亚洲区小说区激情区图片区_亚洲区欧美区综合区自拍区_亚洲欧美日本A∨天堂